• 2020年10月14日
  • 6f5h498
  • 0

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失控真相探底 实地调查发现仓库地址不符且已停用

图集


  广州浪奇自曝5.72亿元存货失控,事情的真相或许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实地调查发现,广州浪奇公告披露的失控存货仓储地址和实际不符,且疑似的仓库已经“停用”。而且,广州浪奇刚离职两个月的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与多家相关企业有关联。有法律人士指出,该事件很有可能是“虚假仓单”引发的虚假贸易“爆雷”。面对交易所关注函和市场的疑虑,上市公司的回复一拖再拖。

  相关仓库无存货

  在广州浪奇公告5.72亿元存货失控后,中国证券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往公告中所说的一处仓储地点——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但是,中国证券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门牌上写着“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门卫和公司员工均表示没有听说过鸿燊公司。

  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勇军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也否认是上述地址,并含糊表达说公司相关仓库在小洋口经济开发区内。

  这明显与上市公司的公告内容有所出入。此前的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自曝共计5.72亿元的存货可能“不翼而飞”。公司称,与鸿燊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据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在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瑞丽仓)。公司位于瑞丽仓的库存货物价值高达4.53亿元。

  根据公告,公司还将价值1.19亿元的库存货物存放在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简称“辉丰石化”)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但辉丰石化明确表示从来没有签过合同。其母公司*ST辉丰发布公告称,辉丰石化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南通市如东县当地了解到,小洋口经济开发区即江苏省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如东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目前,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拥有进区企业119家,上市公司及其控股企业33家,世界500强投资企业3家。

  江苏省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环保局局长李华伟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如果有公司在经开区设置了仓库肯定是要报备的,但是没有听说过鸿燊公司,估计是企业没有说真话。李华伟说:“在经济开发区里面,企业是不会对外出租仓库的。经济开发区外围的仓库是属于政府所有设立的,公共仓储也都是园区内的注册公司登记使用的。”

  据黄勇军介绍,上述仓库是罐区库。当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仓库空置了多久的时候,他表示不清楚,“9月份到这边来仓库就没货”。

  前面提到“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却是一家名为琦衡农化的公司。李华伟表示,琦衡农化有一个叫瑞晨的罐区仓库,罐内存放的是液碱和硫酸。“瑞晨本身就是仓库,是物流公司,但是你找不到人,里面就一个保安。”

  随即,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如东县黄海一路1号发现李华伟提到的公司,门牌上写的是瑞晨化工有限公司仓储区。值得注意的是,门牌上已经爬满了藤蔓,大门也用铁丝拴起来了。厂区内的大罐上赫然写着“停用”字样。门房内有一位老伯,他说:“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也没有车往来,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我每年就去老板家两三次领工资。”

  天眼查显示,琦衡农化为广州浪奇的参股公司,广州浪奇持股25%;上述提到的南通瑞晨化工有限公司则为琦衡农化100%控股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健。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南通瑞晨化工有限公司2004年12月15日成立,营业期限至2024年12月8日,2014年9月10日注销,注销原因是因公司合并或分立。

  广州浪奇的存货风波迷雾重重。10月9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公司原定于10月13日前回复关注函,由于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公司将延期回复关注函。公司预计于10月31日前完成对关注函的回复工作。

  高管身陷其中

  黄勇军表示:“2019年9月份,我当时和广州浪奇还有浪奇旗下的奇化公司签了两份合同,对方当时说是便于贸易便利,要有第三方中间配合一下。”

  天眼查显示,广州浪奇旗下确实有一家公司名为“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王志刚,同时王志刚还是琦衡农化的董事。而在广州浪奇年报中,董事会秘书亦为王志刚。

  广州浪奇9月29日晚公告称:“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有多家媒体报道,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涉案人员名为黄健彬。公开信息显示,黄健彬在奇化化工和琦衡农化均担任董事,且担任奇化网财务总监。

  广东奇化自称为中国化工产业互联网的龙头企业,允许供应商和采购商进驻并在线交易。奇化网官网称,截至2018年年中,平台累计交易额达数百亿元规模。2014年,奇化网上线首年,广东奇化的营业收入达到11.7亿元,相当于当年广州浪奇全部营收的21%。至2018年,广东奇化的营业收入达到53.49亿元,相当于当年广州浪奇全部营业收入的44.67%。

  如今广州浪奇贸易“爆雷”,露出了奇化网涉嫌“刷单”的冰山一角。

  在广州浪奇自曝5.72亿存货失控之前的7月份,广州浪奇公告,公司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个人原因,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公司其他职务。截至7月30日,王志刚持有公司股份约1.66万股。

  除了王志刚突然辞职之外,广州浪奇曾在2019年欲挂牌转让所持有的琦衡农化所有的股权。2019年10月,挂牌事项完成产权转让网络竞价,确定最终受让方为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简称“江苏绿叶”),转让价格为2.03亿元。不过,截至2020年8月4日,江苏绿叶仍未能足额支付前述股权转让款,广州浪奇存在无法完成股权转让的风险。

  涉嫌“虚假仓单”?

  一位熟悉大宗商品贸易的人士称,早年行业内虚假贸易盛行,企业之间根据虚假贸易伪造仓单和各种票据,企业借此做大贸易额,质押融资。

  广州浪奇10月3日在互动易平台答复投资者时表示,目前公司部分债务逾期以及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均为公司贸易业务。

  黄勇军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是签了字,但是履行的过程中,数据都是他自己传过来的,还有各种文件,微信里都有截图。这不是我在造假。他操作的是电子交割平台,上午一千单进来,下午就有一千单出去,(交易)哪有这么快。合同是2019年9月份签的,仓库的数据是9月份开始签的。”

  针对黄勇军的说法,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执行主任翟呈群指出,如果没有货物进入仓库,签约时也没看到货物,那么合同履行极有可能是虚假的。公司说货在里面,但是没有货,基本可以判定是虚构事实,涉嫌合同欺诈。鸿燊公司可能面临的是合同上的风险,上市公司则涉嫌虚假陈述和误导公众。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严华丰律师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广州浪奇暴露出内控治理的重大缺陷,如果没有发生真实的货物仓储,则涉嫌虚假贸易。如果开具发票,那性质就更严重了,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但调查机构通过货物流、单据流两种方式的查核认定,应该很快水落石出。作为企业重要的流动资产,存货可以很“方便”地粉饰公司的财务状况,达到降低销售成本、增加营业利润的目的。但在新《证券法》实施的今天,如果上市公司涉及重大财务造假,将面临退市风险。

  广州浪奇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15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614.9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6.61亿元。

  事实上,广州浪奇因资金状况紧张已经出现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况。公司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其中,2019年3月、4月,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保华公司”)、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中冶公司”)向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张家港农商行”)贷款,保华公司、中冶公司将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保华公司与中冶公司未能偿还债务,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

  广州浪奇一则关于涉及诉讼的公告显示,琦衡农化、王健、吴明俊、唐明作为保华公司的保证人,琦衡农化、王健、吴明俊、季苏福作为中冶公司的保证人。此外,工商资料显示,保华公司和中冶公司的经营范围都包括危险化学品批发,且与鸿燊公司都地处南通市。天眼查显示,中冶公司持有江苏绿叶99%的股份。(周文天 潘宇静)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